綠色創新

天龍生態治山造林12年,攻堅克難,突破創新,累計投入近6億元,“首創超旱生林木+天龍八步+循環節水”生態修復模式,實現荒山造林300多萬株、生態修復6萬多畝,總計使用人工20多萬人次、水車15萬輛,建成了8座水庫、4座水塔、22座儲水罐、鋪設節水滴灌3000多公里,使得這座山上70%的地方都綠了。實現這組數字真的很艱難,在山上種一棵樹,要比在普通環境種樹多花10倍的時間、20倍的養護費用。

 

大青山水源工程

包頭是嚴重缺水城市,多年平均降雨量320mm,多年平均蒸發量2400mm。全市人均水資源占有量400立方米,不足全國人均占有量的5%。水資源貧乏已經成為制約地區經濟發展和生態環境改善的主要瓶頸。
治山造林,需要解決的第一個難題就在于大青山石質山區灌溉水源的先天缺失。為了解決這一難題,2009年,天龍生態與政府極協商,通過多方面自籌資金近16億元完成引黃入包的大青山生態水源工程建設,實現7000萬立方米的年供水規模。
工程由水源工程、提水工程、凈水工程、輸水工程、蓄水工程五部分組成。主要建設內容由首部泵站、1#泵站、2#泵站、水處理廠、向北溝調蓄水庫、花圪臺人工湖和47.85km管線組成。



(工程總投資16億元,管線總長48km,泵站3座,水處理廠1座,人工湖2處,工程供水總規模7000萬m3/年)
大青山生態供水工程三大效益

經濟效益:為工業企業直接提供新水5000萬m3,通過水源置換減少地下水開采1000萬m3,新增水量可為3000億元新增GDP提供水資源支撐,為包頭未來較長時期國民經濟的發展發揮重要作用!
生態效益:為大青山生態綠化提供水源850萬m3,可解決42萬畝大青山南坡綠化的用水問題,保護有限的地下水資源,切實保障人畜飲水安全!
環境效益:對主城區“一橫三縱”及“兩湖”的補水,構建城市“五湖四河”河湖景觀,為城市居民提供宜居的生存環境,打造塞外江南新鹿城!

 



大青山生態供水工程水處理廠

十二年的摸索,天龍生態形成了自有的一套“石山種樹”方法,天龍八步也是其獨有的技術體系——在巖漠地質,無法提供植物生長的必要營養物質,同時樹木難以扎根生長,種種限制使得荒漠生態恢復幾乎成為不可能。
正是“天龍八步”獨特的生態治理方法,為全球荒山治理開辟了新型途徑。

 

在我國,節約抗旱的“超旱生草”的研究和推廣已初具規模,而對更高生態系統的“超旱生林木”的研究推廣尚屬空白。據初步統計,我國超旱生林木樹種50余種,具有耐旱、耐寒特性,即使在海拔1300-3000米,年降水量不足100mm,蒸發量高于3000mm的無人工灌溉情況下,超旱生林木亦可正常生長。
天龍生態,以超旱生林木研究院為科研基地,匯集全國生態科研力量,歷經數十年深入研究中國干旱荒山的氣候特征、土壤結構和植被習性,引種、選育、培植三十余種超旱生林木,成為中國首個荒山取種培植超旱生林木的生態企業,創新提出“超旱生林木”攻克干旱荒山的生態修復解決方案!
科研基地——致力于打造全球首家超旱生種子/苗木培育推廣基地
超旱生林木研究院,一期規劃10000㎡,包括1000㎡的實驗室,組培室和生態展覽室、1000㎡全球首家超旱生種子園、3000㎡聯棟智能溫室和5000㎡超旱生苗木示范基地等,具備每年2000千克的超旱生林木種子繁殖能力和1000萬株超旱生苗木的推廣能力,可修復荒山20萬余畝,相當于60萬畝內蒙古大青山1/3的生態修復面積。

科研團隊——中國生態修復與環境治理權威專家的鼎力加盟
與北京林業大學、中國林業科學院、西北農業大學、新疆八一農學院、蘭州荒漠凍土研究院等國內頂尖生態研究教育機構建立戰略聯盟,創建一支集超旱生林木研究、抗旱綠化技術管理、節水工程管理、水利研究、土壤研究、肥料研究、苗圃管理等為一體的全方位科研體系和科研團隊,包括生態修復顧問(碩士、博士導師)二十余名,以及每年數百名大學生新鮮力量的注入。



核心技術——有效攻克荒山無土的植被生長和存活難題
科研團隊遵循荒山地區超旱生林木“忍耐脫水”和“延遲脫水”的植物特性和“適地適樹”的生態修復原則,創新運用“荒山引種、定向組培、智能育苗、高效移栽”的超旱生培育技術,使超旱生林木更具耐旱、耐寒、耐鹽堿、耐貧瘠的生理特性,使其在降水量少于100mm,蒸發量高于3000mm、-40℃—50℃的極端氣候下,實現95%的高存活率!
推廣價值——可復制、可推廣的干旱荒山解決方案
超旱生林木生態修復——超級節水
年降水量不足200mm的干旱荒山生長環境,超旱生林木具有極佳的保水性和抗蒸騰性,只需利用天上水和地表水滴灌即可成活,每畝生態林節約的地下水相當于為子孫節約一年的用水量。
超旱生林木生態修復——高存活率
經過定向選擇和組培,超旱生苗木更具耐寒、耐旱、耐風沙、耐鹽堿和耐瘠薄,在-40℃- 50℃的超級惡劣環境下,具有極高的抗逆性,存活率由普通林木的30%提高至95%。
超旱生林木生態修復——低維護成本
天龍生態拒絕奢侈荒山綠化,相比南方樹種和貴族樹種,超旱生林木在節水、節能和高存活率方面具有不可比擬的生態優勢,維護成本僅是奢侈綠化的1/10。
超旱生林木生態修復——生態和經濟的協同效益
在恢復森林植被、防風固沙等生態修復方面具有不可估量的生態價值,部分超旱生林木的根、莖、葉還具有極高的藥用價值。
超旱生林木生態修復——廣泛的應用領域
憑借超旱生林木的節水耐旱特性,天龍生態已將超旱生林木推廣應用于工礦廢棄地、煤復墾等難以攻克的生態修復領域中,并將節水抗旱美觀的生態林運用于北方城市綠化中。

科學化生態治理的核心不是生態的隨意改造,而是原始生態系統的恢復。這就需要實踐者遵循當地生態環境特點,選育適合的植物進行栽種。天龍生態組建科技團隊,成立大青山抗旱植物研究院,專項進行抗旱耐寒植物的研究,努力恢復荒山差異化、多樣化的生態結構,并將科研成果轉化為大面積苗木培植,通過培植銷售耐寒耐旱的苗木創造新的市場價值。
山榆、山杏、山桃、蒙桑、檸條、沙棘、側柏、油松、衛矛、梭梭、茶條槭、蒙古櫟、樟子松、紫穗槐、沙冬青、 柄扁桃、蒙古扁桃

十余年荒山綠化,使得天龍改善了局域生態氣候、在治沙、滯塵、釋養、樹屏方面創造了可貴的生態價值,實現了有效的生態補償:
1、生態天龍構建了包頭市的天然氧吧
每畝樹林每天吸收67公斤二氧化、碳釋放出49公斤氧氣、可供65個成年人呼吸用
2、捕捉PM2.5
每畝森林每年、吸收22噸到60噸的灰塵、滯塵量1320000噸
3、改善局域,更為屏障
不僅對于本地區的生態環境改善具有重要的意義,而且對于保障首都的空氣質量也具有實質性的影響。努力建成我國北方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。
4、保護瀕危野生動物
天龍生態邀請全國知名動物學家加盟,建立了一個以大青山瀕危動物保護為主題的研究院,致力于區域野生動物保護事業的發展。這幾年狐貍、狍子、野山雞等絕跡多年的身影在生態恢復區頻頻出現,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正在逐步恢復。

 

排球世界杯 黑龙江11选5代购 吉林11选5中奖结果 秒速飞艇可以作假吗 网络棋牌直播频道 江西多乐彩11选5走势 28岁女学什么技术赚钱 北京十一选五遗漏数据表 排列五走势图下载 手机小说广告赚钱 网络棋牌真赚钱吗 23号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双色球关联选号技巧 申城棋牌网忘记账号怎么办 澳洲三分彩官网 总进球数单双投注技巧 南京股票配资网